供应:漂白粉,次氯酸钙,漂白水,次氯酸钠,漂粉精等杀菌消毒剂、脱色剂
无棣漂白粉有限公司
 
 
 
地  址www.gypbf.com
电  话13328088831
联系人沈经理
手  机13328088831(微)
Emailshenping@ntjw.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避孕药诞生60年 “神药”推动性解放
发布时间: 2020/8/22
  避孕药的问世既受到欢迎也受到诅咒。它解放了性生活,使妇女有了更多的自决权。然而,避孕药的问世也分裂了整个社会。现在,它的重要性正在减退。
  药片虽小,然而作用巨大。1960年8月18日第一批避孕药在美国上市时,曾经轰动一时。一年后,避孕药在西德上市,又过了四年之后,前东德也有了避孕药。制药工业最初是将其作为作为一种治疗月经不调的药物,而且仅适用于已婚妇女。仅在包装盒内服用说明的末尾标明其最重要的功能:也可以防止受孕。字体很小,小得很容易被忽略。
  1961年6月1日德国推出首批避孕药
  避孕药的另一个"副作用"远远超出了其医学作用,也就是它所带来的社会爆炸力。从长远来看,这种新的避孕方法第一次使性生活与繁衍后代分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男欢女乐。这种药比此前的任何辅助避孕手段都更简单和更可靠。它使妇女新有了一种可以掌控自己身体的能力,使她们能够更独立地享受性生活,而且彻底改变了她们的生活。
  作家和女权活动家爱丽丝·施瓦泽(Alice Schwarzer)在第二德国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回忆说,当年,人们对意外怀孕的担忧伴随着整个性生活。
  爱丽丝·施瓦泽称避孕药是"彻底的解放"
  施瓦泽说,对于一位有责任心的妇女来说,在这方面她会非常谨慎。 "人们都知道堕胎本是不允许的,而且也听说过有关妇女因大出血而死的传言。"因此,即便不是出于道德上的考虑,仅因害怕也人们也不会去堕胎。" 60年代上半叶避孕药上市时,正值我的青春年华。避孕药让人们彻底获得性解放。这确实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相信,所有人都为此感到兴奋,愿意尝试这种神奇的药。"
  医生警告教宗禁止
  在此之前,所谓的"三K",既孩子(kinder)、厨房(küche)和教堂(Kriche)决定了德国妇女的社会角色。在战后保守的德国社会,妇女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自决权。要想改变命运,阻力极大,甚至就连医生都坚决反对。医学史学家罗伯特·尤特(RobertJütte)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回顾了1964年的《乌尔默宣言》。当时约有200位医生通过该宣言发出警告说:"如果做爱不要结果,将带来严重后果"。这位前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Stiftung)医学史研究所所长强调:"当时社会上普遍存在着一种很专制的意见,就是要限制避孕。"
  教宗保罗六世反对任何形式的人为避孕
  避孕药遭到教会的强烈反对。 1968年7月25日,当时的教宗保罗六世在《人类生命》通谕中谴责了通过人工避孕进行节育的做法。教皇指出,这些行为将促进婚外性生活,导致"道德约束普遍减弱"。对于虔诚的天主教徒来说,这是禁忌。
  "要爱不要战争"
  然而时代不同了。旧的社会秩序已经崩溃,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增加了人们实现自我和个人自由的愿望。性革命取代了旧的传统意识。"要爱不要战争"(make love not war)的自由性观念是导致西方学生和年轻人1968年掀起抗争运动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如此公开和频繁的更换伴侣,这一现象前所未有。当时学生反抗运动流传着一种说法:"如果你和同一个人睡过两次,就已经是传统派啦。"不过医学史学家尤特不希望高估避孕药的作用。他认为导致这一发展趋势的不是避孕药,"而是时代的潮流"。
  渴望无激素避孕
  在德国,避孕药一直是最广泛使用和最安全的避孕方法。虽然要由医生开处方,但是对22岁以下的年轻女性,医疗保险公司承担这笔费用。对于22岁以上的妇女来说,药费也不成问题,服用半年的避孕药,缴费还不到30欧元。
  但是现在,避孕药又开始受到一定程度的排斥。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不再希望干预自身的荷尔蒙分泌。妇科医生施托克(Gabrielle St?cker)向德国之声证实,最近五、六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使用无激素的避孕方式。"她说,避孕药虽然有很好的避孕效果,但是也有一些副作用。
  卡尔·杰拉西(Carl Djerassi)与两位同事共同研制了避孕药。他自嘲称自己为"避孕药之母"
  因此,施托克反对制药公司将避孕药美化为生活时尚品和美容产品,比如称避孕药有减肥润肤等作用。但是对可能形成血栓的危险通常只字不提。这位妇科专家说,如果仅看广告,得到的印象是,"避孕药是一种美容产品,没有风险"。 "显然易见,避孕药的副作用或并发症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并非首选
  2018年德国联邦健康教育中心(BZgA)对成人避孕行为的一项调查报证实了施托克的观察结果。调查结果表明显示,避孕药和避孕套仍然是最重要的避孕工具,分别占47%和46%。与2011年以前的调查相比,避孕药的受欢迎程度下降了6个百分点。避孕套使用率却增加了9个百分点。当然,预防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疾病在其中当然也起了作用。
  等待做绝育手术的印度妇女
  和德国一样,避孕药在其他欧洲国家也受到欢迎。然而根据联合国最新的统计数字,在全球范围内最常用的避孕方法是妇女进行绝育手术。尽管从医学上讲,男性做避孕手术要容易得多。去年,23.7%(2.19亿)女性做了绝育手术。男人使用了1.89亿个避孕套位居第二,1.59亿妇女使用子宫内置避孕器排名第三。1.51亿妇女服用避孕药,仅排名第四位。
  贫穷国家依靠绝育手术
  在全球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由于基础设施或财政困难等原因,避孕药供应难以保障。因此,每天需要服用的避孕药达不到效果也就不足为奇。
  医学史学者尤特认为在这些国家妇女通常处于从属地位也是避孕药不普及的原因之一。她说:"同时,也不能忘记伊斯兰国家对女性的压制。这些国家基本上是反对避孕的。这是社会、经济和政治因素的综合反应。"
  尤特指出,在这些国民生产总值最低的国家中,"有28%的妇女使用避孕药"。鉴于这些国家的医疗体系,"妇女进行结扎或放置宫内避孕器等长期避孕方法比避孕药占的比例更大"。明年年初德国新冠疫苗将上市
 
2016 - 2019 无棣漂白粉有限公司  商道企业网站营销自助管理系统  网站管理  
在线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氯气
· 100袋
· 100-150袋
以上信息由 SiteAtm.com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