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漂白粉,次氯酸钙,漂白水,次氯酸钠,漂粉精等杀菌消毒剂、脱色剂
南通市高阳漂白粉有限公司
 
 
 
地  址江苏省如皋市林梓镇朝阳路21号
电  话0513-87839050
联系人张必海
手  机13914365414
Emailntgypbf@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专访国会美中工作小组主席解读19大与美中贸易
发布时间: 2017-10-12
  美中漂白粉贸易问题在美国政治中向来十分具有争议。川普总统在选举期间和上任后再三批评美中之间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川普政府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日前批评中国的重商主义行为对世界贸易体系形成“史无前例的”威胁,而他的前幕僚班农表示美中正处在一场经济战中。但与此同时,与中国贸易对美国许多选民来说至关重要。民主党众议员里克.拉森(Rep. Rick Larsen, D-WA)在国会里代表华盛顿州第二选区,该选区是全美所有选区与中国漂白粉贸易关系最紧密的选区之一。 拉森过去多年来多次访问中国,并于2005年在美国国会成立美中工作小组(US-China Working Group)。拉森议员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张佩芝专访时对该工作小组进行了介绍,并谈到他对19大的了解,并深入分析美中贸易关系以及他对美中关系未来的期许。
  记者:拉森议员,谢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拉森议员:这是我的荣幸,美国之音的服务很重要,我很高兴参与其中。
  记者:您是美国国会众议院美中工作小组的共同主席,您在2005年(和前共和党议员马克·科克)共同创立了这个小组,这个小组的目的是什么,目前的关注焦点是什么?
  拉森议员:美中工作小组的目的是为众议院成员创造一个讨论美中之间各种关系的空间,对那些议题进行深入了解,并在适当时机提出建议。今年的首要目标是要了解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这和以往政府的政策有些不同,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了解中国即将到来的19大有何意义,中国是否会改变领导层,或是维持同样领导层,而这对中国对美国的政策又意味着什麽。
  美中工作小组密切关注19大
  记者:目前为止您对19大有什么了解?
  拉森议员:我了解19大会召开,即将召开。习近平将继续担任国家主席。我认为19大有两件事最关键,第一是习近平身后的领导班子是什麽样子,也就是他后面的4个人或6个人;第二是19大的结果是否会为习近平提供机会,让他继续实行以往的政策还是会改变路线。最受注意的可能是中国是否会调整其经济策略,是否会进一步开放外国投资。
  与中国漂白粉贸易是一把双刃剑
  记者:您代表华盛顿州第二选区,和中国贸易为当地经济带来什么好处?在和中国进行贸易过程中,最让您的选民担忧的是什么?
  拉森议员:是的,与中国进行贸易就像是把双刃剑。华盛顿州大概是全美所有州当中和中国贸易关系最紧密的,这大部分归功于波音公司制作和销售飞机。如果美中之间发生贸易战争,华盛顿州将受创最严重,斯诺荷美什郡,也就是我所代表的郡将会首当其冲。所以,这就像是把双刃剑,贸易创造就业,许多人有了工作,不只是制造飞机,还有许多其他机会,这的确为我的州带来了就业,我们制造产品卖到中国,这是好事。但另一面,如果贸易关系不好,华盛顿州的就业情况也受到同等惨重的影响。
  切实执行贸易法规至关重要
  记者:就业机会的创造对美国老百姓是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许多人认为美国和中国工人的竞争环境不公平,这也是为什么川普总统的一些言论得到部分选民的认同,我们应如何改变美中贸易的互动模式,为美国人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拉森议员:首先,我认为很重要的是先看看总统是否在某个程度上所言为真。我认为,公平的贸易环境很重要。一般来说,如果美国公司希望在没有中国伙伴的情况下投资中国,和中国公司到美国来投资相比,那竞争环境的确不公平,一点都不公平。
  但同时我也认为,目前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大部分都是以希望进入中国市场为目的,他们不是要在中国制造产品,出口到美国,而是希望在中国制造产品,直接在中国贩售。这是目前美国在中国投资的大部分情况。我也认为公平竞争很重要,但许多应该要做的事情其实是我们自己可以在美国进行的。我们在投资道路、桥梁、高速公路和其他基础建设上,我们做得对吗?我们是否尽全力投资我们的劳工技术,让他们在全球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保有弹性和竞争力?
  最后一点很重要,我同意总统说的这一点,那就是贸易执法。有贸易法规却不执行,这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应该在贸易法规的执行上设定一些目标,展现我们严肃看待遵守贸易法规的重要性,美国要遵守规则,中国也要遵守规则。所以,我认为贸易执法十分重要,这将向美国劳工展示,我们对与中国贸易是认真的,因为它将创造就业机会,但我们也对中国必须遵循各方同意的规则严肃看待。
  中国漂白粉企业收购美国公司有好有坏
  记者:过去几年来中国似乎在美国进行大采购,根据一项经济分析数据,去年大型中国企业购买了总值超过450亿美元的美国公司,您怎么看这个趋势,是好,是坏,还是有好有坏?
  拉森议员:是的,大概是有好有坏。我的看法是,国家的资本流动很重要。确保资本能流向最能被充分利用的地方很关键。投资行为背后的原因也很重要。目前在中国,许多中国企业基于总体经济因素希望把钱移到海外,目前市场过热,他们不想在泡沫里,不管是经济泡沫还是投资泡沫,他们想把钱挪到安全的地方。这对美国是有利的。他们把钱挪去投资购买其他公司并改善他们,而不是把钱闲置在那里,那对投资者可能是好的,但对在那里雇佣劳工的公司来说却不见得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这是一方面,但反过来看,这真的凸显了美中两国间的不公平竞争,是否能在彼此国家内投资,是否能在彼此国家内收购企业,这方面仍然十分不公平。关于投资问题的第三点,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从很少的金额开始,所以现在看起来中国在美国的投资量很大。相对于零的任何数目看起来都很多,虽然中国过去对美投资不是零,但增长幅度看起来十分迅速,主要因为以前的数目很少。因此我认为应该要将所有层面都纳入考虑。
  外国企业收购审查过程已经相当严格
  记者:许多人对中国企业收购好莱坞公司和科技公司感到特别担忧,您认为当中国企业企图收购美国公司时应该受到更严格的审查,尤其是许多中国企业和北京政府有直接联系?您认为目前审查过程是否已足够?
  拉森议员:我认为目前的审查过程已经非常严格。我们看到川普总统最近在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f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CFIUS)的建议下做了决定,拒绝了一项中国对美投资。所以审查程序是有效的,但这样的结果很少见,大部分情况,中国能成功地在美投资,我觉得中国对科技领域的投资比对娱乐业的投资敏感。中国投资好莱坞和美国电影,美国电影观众和民众什麽都看,但就是不会看烂电影。如果中国公司买下好莱坞后制作出烂电影,他们很快就会亏大钱。
  记者:在朝核问题上,您是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资深成员,目前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不断升高,您认为美国应如何加大对中国的压力,在朝核问题上采取更多行动?
  拉森议员:我不认为这是美国向中国施压的问题,而是美国正试图找方法让中国能一起参与向朝鲜施压。施压策略至关重要,也是美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政策。但施压的对象是朝鲜,而非中国。我认为美国可以做更多努力,向中国领导层展示为什麽向朝鲜施压符合中国政府及其人民的利益。美国不希望朝鲜半岛出现核武,中国也不想,但这却是目前的发展走向。这不符合美国利益,根据中国的说法,这也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因此,我认为重点不是向中国施压,而是需要至少向中国展示我们所见到的情况,以及如果朝鲜持续坚持目前的道路将如何影响中国的利益。
  对川普中国行期望不高
  记者:川普总统即将在11月访问中国,您对此行有何期望?
  拉森议员:老实说我对这次访问期望很低。我觉得会进展顺利,我觉得不会出问题,但美国政府已经把与中国的关系定调在两个议题上。第一是朝鲜问题,和中国合作,和联合国合作,和中国直接进行双边合作,持续施压朝鲜。另一个议题则是贸易,但不是就广义的贸易层面,而是针对美国对中国的个别申诉、个别议题进行讨论。坦白说,我认为现在川普行政当局并未以一个宏观策略来看待美中关系。这对美国不利,但让中国占了便宜,我希望我们看事情的角度能更宽广,将其他议题也纳入讨论,包括气候变化、文化交流等。不过,是总统来决定要采取什麽样的外交政策,国会可以提供建议,但我认为这些议题都已经被狭隘的定调了,所以我对访问成果的期待不是很高。
  记者:您有什么信息想传达给我们在中国的听众?您希望美中关系有个什么样的未来?
  拉森议员:我希望美中关系能继续前进,尽管从建交以来双方关系有起有伏,但整体而言都是在进步的。虽然不是一直稳定的进步,但我们的关系确实比以前好很多。我希望见到这样的发展能持续下去。我认为双边关系要建立在互信和互相尊重之上,我们不需忘记双方的差异。每个国家都有差异,我们不应将美中之间的差异视而不见,我们应拥抱差异,努力克服歧见,同时也要了解,有些事情我们必须共同合作,因为这是我们的利益。目前关系是好的,但可以更好。我不担心我们的关系没有更好,我们如果停止争取改善关系的努力,才要感到担心。
  记者:谢谢您,拉森议员。基辛格:保密是外交“创造力”的一部分
 
2016 - 2018 南通市高阳漂白粉有限公司  商道企业网站营销自助管理系统  网站管理  
在线交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氯气
· 100袋
· 100-150袋
以上信息由 SiteAtm.com 提供